疫情之下 出版業如何應對與發展?

發布日期:2020-08-11 作者:王日?。暇┐髮W出版社) 內容來源:出版商務網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出版業迅速行動,主動參與到戰“疫”行動中,充分發揮知識服務型企業的優勢,為公眾提供預防知識和心理輔導等與疫情相關的資源。此次疫情對出版業的影響是巨大的,作為從業者,編輯應該據此作出反思,在今后的選題開發,圖書質量、庫存管理,核心價值等方面牢固樹立將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的觀念,推動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

疫情之下出版人主要做了些什么?

面對疫情,出版業積極行動起來,在相關圖書出版方面做出了貢獻。一是推出綜合防護指南圖書,如廣東科技出版社(簡稱“廣東科技社”)、湖北科學技術出版社等科技類出版社緊急出版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防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預防手冊》等;二是滿足疫情的心理輔導需要,策劃相關圖書,如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簡稱“四川科技社”)推出《新型冠狀病毒大眾心理防護手冊》電子版,對突發事件心理防護盡早干預。

15.jpg

在一系列行動中,出版人以社會效益為先,在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的牽頭下,出版單位也踴躍加入,提供免費學習資源。主要包括以下兩方面:一是教育類出版社服務教育,助力停課不停學。大學出版社不但提供數字資源,還提供部分課程的視頻教學。二是各類專業出版社提供各有特色的服務,包括科技、農業、法律、中醫藥等方面知識。

在專業戰“疫”方面,出版業響應迅速。廣東科技社在1月23日上午就推出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防護》,這距離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公告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僅過去3天。作者團隊來自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內容涵蓋了新冠肺炎可能的發病原因、臨床表現、自我保護辦法、公共場所注意事項及防治誤區等。防疫圖書的高效、快速出版,體現了我國出版人的及時感、緊迫感和責任感。

各出版單位提供了多種多樣的服務?;A的防疫圖書涵蓋對病毒的認知、防護、治療、心理健康等多項內容。出版社根據受眾不同,推出了不同使用形式、類型多樣的防疫圖書。如為了激發兒童閱讀興趣,通過繪本、漫畫等形式來描述相關預防知識;以問答的形式讓讀者了解此次新冠病毒,如何做好個人防護等。除了出版相關圖書外,還提供多種形式的知識服務,免費開放了一批知識服務平臺,提供科技、人文、社科等門類的電子學習資源。此外,部分出版社為了服務大中小學生在線學習,還開放了部分在線學習課程。

數字內容因及時性在疫情期間廣受歡迎。疫情爆發在春節期間,出版生產環節處于放假狀態,因此絕大部分出版機構都使用了電子書作為防疫圖書發布的主要形式。同時,出版社還注意與互聯網平臺合作,擴大了傳播范圍和受眾面。圖書出版以電子書先行,大大提高了傳播速度,縮短了傳播周期,使得出版人第一時間站在了防疫前線,充分發揮了知識服務的作用。

此次疫情發生后,出版界迅速投入實際行動,利用自身專業優勢組織專家編寫大眾預防圖書,有效地為公眾提供權威知識解答和相關心里健康輔導,體現出各出版單位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具有擔當意識,履行社會責任。百余家出版機構免費提供預防新冠病毒感染的相關電子書,并限時免費提供了針對大中小學生的各類在線學習資源,很好地處理了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關系。

疫情之后出版人怎樣開展工作?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初期,出版業迅速利用自身優勢,為抗“疫”做出了貢獻。疫情給出版業帶來不小的影響,打亂了年度工作部署。各行各業在反思,作為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建設的主力軍,出版人更是要以此為契機,進行自我反思,審視過往,以啟將來。

出版人首先要做就是傳播知識,從而破除謠言傳播的土壤。在自媒體和網絡通信發達的今天,出現大批偽專家,用一些不存在的專業詞匯給公眾“科普”,日常生活中一些明顯不合常理,違背科學知識的謠言被大面積傳播。每次公共事件出現后,微博、短視頻、朋友圈等網絡媒體上謠言四起。這需要我們在人文、科技等方面繼續著力,培養公眾的基本科學素養,了解基本科學原理,不被披著新外皮的舊謠言所迷惑。國家新聞出版署印發《2020年農家書屋重點出版物推薦目錄》中也明確提出要“配備一批加強疫情防控、革除濫食陋習、改善人居環境的優秀出版物”。這也是社會效益評價考評辦法的題中之義,出版界的責任就是要推出“傳承文明、傳播知識、推動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的優秀出版產品”。

在破除謠言后,出版人還要固本溯源,在網絡媒體時代堅持底線。出版同仁要深刻領會《圖書出版單位社會效益評價考核試行辦法》的文件要求,審視自己的圖書產品是否“更好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在網絡媒體發達的今天,出版界要堅守底線,固本溯源,編輯同仁要沉下心來,耐住寂寞,不出版粗制濫造的圖書,不出版低俗讀物,不搞引人眼球的炒作。

另外,出版人要審時度勢,充分發揮庫存管理在選題開發和營銷發行間的耦合作用。疫情之下,學校停課、書店停業、物流停運,出版工作也受到影響,特別是圖書的生產和發行環節嚴重受損。圖書沒有轉化為銷售,便只能變成積壓庫存,加劇了出版單位資金流轉的壓力。在此情形下,重視庫存管理也可提上議事日程。

首先,要從源頭抓起,提高單品種的質量,減少生產量。從出版環節來說,就是要加強選題策劃水平,出版優秀作者的優秀作品;對印刷量的決策更為嚴謹,多采用數據調查手段,為印量決策提供依據。在生產環節中,注意降低生產成本,把握好規模效應和適量印刷之間的關系,能夠獲得較為合理的生產成本,同時又不會導致庫存超標積壓,靈活采用按需印刷形式。

其次,根據教育類、大眾類等不同圖書屬性制定庫存數量的考核辦法,對不同情況規定相應的處罰,形成制度。在執行中,嚴格量化考核,對責任發行員、編輯人員考核壓庫圖書的數量,用經濟考核指標促使相關人員謹慎決定圖書印量。同時,將往年策劃編輯開發的選題銷售庫存情況作為第二年度選題申報通過的參考指標,對已開發選題庫存積壓比例高的編輯申報新選題更要嚴格審核,并控制其申報數量。

最后,出版人要不忘初心,堅守出版企業的核心價值。此次疫情期間,傳統出版因印刷和物流問題導致時效稍顯滯后,數字出版則不受物理、時空限制。四川科技社、江蘇鳳凰科學技術出版社等推出的防疫圖書都是電子版先行免費推出,第一時間面向大眾。如學而思等教育培訓機構紛紛轉向在線教育一樣,紙質書的出版也要加快向數字出版轉型。

根據當當3月大數據顯示:收到悅讀卡的讀者平均每天閱讀時長1.2小時,平均每個讀者閱讀了3本書。據第三方數據研究機構比達咨詢(BigData-Research)披露,2019年國民平均每人電子書閱讀冊數為3本。對比之下,紙質書的銷售就顯得異常慘淡。通過此次疫情,出版人應該深刻認識到出版單位的資產不是庫房,不是有形資產,而是無形資產,是圖書的版權,是經過編輯策劃、作者撰稿、編輯加工處理后的知識。它可以通過紙質有形的物理介質來進行傳播,也可以通過電子書形式進行傳播。編輯應該策劃獨特選題,組織一流作者,精心設計版式,推出文化精品;而不是做跟風之作,通過低折扣手段獲得經濟效益。

疫情發生后,出版業迅捷地為公眾提供了大量免費防疫圖書,有效地發揮了自己的作用。疫情已經持續一段時間,對出版業也造成了一定影響,出版人面對危機也在積極應對,如何“化危為機”,需要牢固樹立社會效益優先的原則,不斷改革創新,以期獲得新的發展。

責任編輯:LAL
?更多新聞
 
 
Copyright 2020-2020 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2006732號-9
 
国产裸体xxxx视频_三级片2828__亚洲自偷图片自拍图片